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障碍

陶玲:资管风控不能靠同业“信仰”要按照风险实质进行风险定价

本站2019-07-26156人围观
简介 “尽管资管行业规则标准的基本统一正在实现,但不能忽视的是,一些资管不做具体的风险分析和管理,而是基于同业信仰、牌照信仰,盲目投向高风险资产。 要重视金融市场是一个有机的生态系统,防控

陶玲:资管风控不能靠同业“信仰”要按照风险实质进行风险定价

  “尽管资管行业规则标准的基本统一正在实现,但不能忽视的是,一些资管不做具体的风险分析和管理,而是基于同业信仰、牌照信仰,盲目投向高风险资产。 要重视金融市场是一个有机的生态系统,防控风险,不能用名股实债、抽屉协议、风险的‘懒’办法,而要求真务实,加强对风险的分析判断,按照风险实质进行风险。

资管行业不做风险的传递者和放大器。 ”在今日举办的2019年中国资产管理年会上金融委办公室秘书局局长陶玲表示。   她表示,过去一年多时间,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发生了深刻变化,从资管各行业细则密集推出,到各类机构一步步整改转型,再到探索新的业务模式和发展路径,整个行业正在艰苦的努力中回归本源。

虽然问题仍然很多,但成效也十分显著,在深化金融侧结构性改革、服务高质量发展中,率先画出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9年以来,行业转型升级取得了成效,监管制度体系正在全面形成。

在2018年颁布的资管新规框架下,新规、证券私募资管新规等陆续出台,资金管理办法等正在研究制定,规则标准的基本统一正在实现。 资管业务综合统计体系也已建立。   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我国金融机构资管产品余额近80万亿元。 通道类产品大幅收缩,杠杆率保持稳定。

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明显下降,以钱炒钱、资金空转的情况得到一定遏制。 产品净值化程度提升,期限错配有所降低。   陶玲强调,挑战依然严峻,资产管理行业的整改仍在路上。 虽然行业转型决心很大,但也不可否认,挑战依然严峻,概况起来存在多个“难点”。

  一是资产处置难。 对于2020年底过渡期结束时未到期资产,如何整改?机构想了很多办法,包括协商提前收回,表外回表,非标转标等。

但表外回表需要计提风险资本,部分非标资产是股权投资,还有一些投向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期限长、收益低,难以通过新产品承接,也难以回表。   二是新产品发行难。 过渡期内新老产品共存,投资者普遍偏好期限短、收益稳定的老产品,对长期限、净值型的新产品接受度不高。 这使得目前,推出的大量新产品以现金管理类产品为主,与市场相似,其稳定性和监管都面临新的考验和要求。

  三是股权投资难。 我国融资体系以间接融资为主,过去理财资金也主要投资类资产,一些股权投资实际上是“名股实债”,股权融资供需缺口仍然很大。

从实体经济的需求看,如何将沉淀在体系的资金,从短期化转变为长期稳定资金,引向直接投资领域,需要做到投资者与投资风险相适配,需要提高对股权投资的风险管理水平。

  同时,居安思危,不能忽视的是,一些资管产品不做具体的风险分析和管理,而是基于同业信仰、牌照信仰,盲目投向高风险资产,成为风险链条的一环。 强化资管产品监管,需要准确识别和防控风险,不仅要关注单个机构单个行业,也要有维护金融市场稳定的整体眼光。

  陶玲表示,应对挑战,靠的是对初心和使命的坚守。

金融业的初心和使命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这也应当作为引领资管行业的根本宗旨。   一是坚持服务实体经济。

资管行业的发展,从融资端讲,要为人民服务,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财富增值需求;从投资端讲,要满足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助力民营、小微发展,助力经济转型升级。 要根据企业生命成长周期,提供债权、股权相互配合的融资方式,满足企业创立、成长、成熟、等不同发展阶段的需求。 要改变过去大量的类、的业务模式,大力发展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投资,降低杠杆水平和债务风险。

  二是坚持稳健的经营观。

资管行业过去存在的乱象,与监管标准不统一有关,与行业经营理念和模式扭曲也十分密切。

从实践看,不论是机构本身,还是业务和产品,如果过于激进,快速扩张,违背发展规律,都不会有好的结果。 未来,如果行业仍然以规避监管、投机为动力,以追求超高速发展、超高收益为目标,那又会衍生出新的乱象和变形做法。 为此,必须坚守业务本源,强化稳健经营,以追求质量代替追求速度,保有匠心和耐心,做应该做、能做好的事。   三是坚持真实的风险管理。 部分资管人不履职尽责去了解客户和资产,而是以收益高低决定是否投资,一旦出现风险又非理性地停止所有业务,增加了自身和市场的脆弱性。 对此,要吸取教训,要重视金融市场是一个有机的生态系统,防控风险,不能用名股实债、抽屉协议、风险外包的“懒”办法,而要求真务实,加强对风险的分析判断,按照风险实质进行风险定价。 资管行业不做风险的传递者和放大器,要成为金融市场的“正能量”。

  四是坚持审慎包容监管。 与全社会丰富的投融资需求相比,资管行业仍是一个供给不多元充分的行业,理财子等新型理财机构的出现,机遇前所未有,挑战也前所未有。

金融管理部门将坚持审慎性,坚守风险底线,坚决纠正各种违法违规行为。 同时,也将保持必要的包容性,尊重行业发展的客观规律,持续优化监管规则和监管方式,加强监管协调,稳定市场预期。

  五是坚持以扩大开放促进繁荣。 一个成熟的资本市场,需要有丰富的投资者结构。

从实践看,外资资管机构往往管理规范,资产持有平均周期长,客户服务理念也比较先进。

引入外资资管机构,既可以为不同需求提供更多的产品供给,也可以增加资本市场的机构投资者,提升资本市场投资行为的理性。 国内各类资管机构,也能够对标国际水平,取长补短,提升管理能力,促进业务升级。 为此,要推进资管行业的对外开放,更好地服务于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服务于资本市场改革。 金融管理部门将不断完善政策措施,增强开放条件下的经济金融管理和防风险能力。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