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障碍

发生在大学校园里的考古传奇 中华传统文化

本站2019-06-216人围观
简介 六朝帝王陵东晋家族墓—— 发生在大学校园里的考古传奇 6号墓出土的蝉纹金珰 高崧墓志拓本 6号墓出土的玻璃碗 5月31日晚,清华大学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该校第六教

发生在大学校园里的考古传奇 中华传统文化

  六朝帝王陵东晋家族墓——  发生在大学校园里的考古传奇    6号墓出土的蝉纹金珰    高崧墓志拓本    6号墓出土的玻璃碗  5月31日晚,清华大学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该校第六教学楼北侧发现了古代墓葬95座,年代从汉代一直延续到清代。

此前,古都西安的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西北政法大学等高校也相继发现过古墓。

  在拥有2500年建城历史的南京,历年来也有多所高校有古代墓葬“现身”,其中不乏轰动全国的重大考古发现。

上周六,在南京师范大学随园校区举办的“随园六朝考古学术工作坊”上,与会青年学者对多座发现于高校校园的古墓考古研究展开研讨,提出了新鲜的学术观点。   这几所南京高校都曾发现古墓  南京有哪些高校曾发现古墓?记者做了一番简单梳理。

  1972年,南京大学鼓楼校区北园北大楼后发现了一座大型东晋墓葬,学术界对墓主身份的考证长期存在争议,但普遍认为这座墓是一座东晋帝王陵墓,位于东晋“鸡笼山之阳”帝陵区内。   1998年6月,南京师范大学仙林校区进行道路施工时,发现了东晋名臣、建昌伯高崧家族墓。 三座墓中出土大量精美随葬品,无论数量还是质量在同时期墓葬中都属罕见,轰动了学术界。 东晋高崧家族墓考古入选了“199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发现”。 2013年,高崧家族墓和另外几座孙吴家族墓葬一起以“仙鹤观六朝墓地”之名被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此外,南京林业大学校园内发现过明中山王徐达第六代孙、南京锦衣卫指挥佥事徐君叙夫妇墓;南京农业大学卫岗校区和南京理工大学分别发现过西晋和南朝时期墓葬。   南京各高校有如此之多的“古墓派”,充分说明南京这座城市历史悠久,地下埋藏文物丰富。

“对南京大学北园东晋大墓和高崧家族墓的学术研究至今还在持续,依然有未解之谜等待学者们去破解。 ”南京师范大学文博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志高说。   高崧家族墓出土大量珍贵文物  位于南师大仙林校区内的高崧家族墓共有三座,分别编号为M2、M6、M3。 墓中出土的金银、铜铁、玉石、玻璃、琥珀、水晶、陶瓷等各种质地文物多达400余件,又以成组成套的玉器和各类金银器最为引人注目,其数量之多、品类之全、工艺之精湛,连见多识广的考古专家都叹为观止。

  高崧家族墓另一突出特点是墓主身份较明确。

王志高介绍,M2墓中发现了墓志,证明墓主是东晋建昌伯高崧及其夫人谢氏。 M6、M3中虽然没有发现墓志,但可推测M6的墓主是高崧父母高悝夫妇。 高悝曾任丹阳尹,是当时都城建康(南京)最高行政长官;M3墓主是高崧之子高耆夫妇,高耆官至散骑常侍。   此次的“随园六朝考古学术工作坊”旨在邀请中青年考古学人,对重大考古发现交流探讨独到的见解。

来自南京师范大学文博系的青年学者袁方对本校校园内的“东晋高崧家族墓”怀有浓厚兴趣,她对高崧家族墓研究中的一些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晋书高崧传》记载,高悝晚年曾因纳妾之事而被罢黜官爵,高崧无奈之下,五年后才将父亲葬到仙鹤观。

仔细分析史料后袁方发现,高悝之所以被“停丧五年不葬”,并非因为史书中记载的“纳妾”,而是卷入了朝堂上外戚庾氏兄弟与王导、何充等元勋旧臣的权力之争,不幸被剥夺爵位。 一直到庾氏兄弟失势后,高氏的爵位才被皇帝下诏恢复,之后高崧按照光禄大夫和建昌伯的身份隆重安葬了父亲。

  在高悝墓中,专家发现了玉组佩、铜砚、鎏金砚滴、玻璃碗等珍贵文物。 玻璃碗是由波斯萨珊王朝传入东晋的珍奇之物,在当时就极其罕见。 袁方认为,高悝墓随葬文物数量之多、等级之高,充分说明:高崧想通过体面的厚葬宣示父亲高悝沉冤得雪,高氏家族再度兴盛。   南大校园内有座“东晋帝陵”  距离南京大学北园东晋大墓考古发掘已有47年的时间了,围绕着这座六朝帝陵,依然有多个疑团没有廓清。   南大北园东晋大墓由墓门、甬道、主室、侧室甬道、侧室等部分组成。

甬道内设两道门,这种设置方法常见于六朝帝陵。 从大墓中,考古专家清理出陶案、凭几、陶盘、卧龙座、卧虎座、陶俑、鸡首壶、青瓷辟邪形插器、蝉纹金珰、金叶片、水晶珠、玛瑙珠、玻璃碗等各种陪葬文物。

卧龙座和卧虎座非常特别。 南京大学蒋赞初教授结合种种线索判断:南大北园东晋大墓是一座帝陵。

  这位葬于北大楼后的东晋帝王究竟是谁,学界长期存在晋元帝司马睿(东晋开国皇帝)、晋成帝司马衍两种说法。 南师大文博系青年学者渠雨桐认为,晋成帝司马衍去世时已是东晋中期,墓中第一组出土器物属两晋之交,时代上不符,此墓为东晋成帝兴平陵的可能性不大。

再结合出土文物的年代,以及墓中侧室有女性祔葬等因素,墓主很有可能就是晋元帝司马睿。

  王志高等知名学者曾经认为,南大北园东晋大墓主室内合葬的是司马睿晋元帝和追尊的皇后虞氏。 侧室内祔葬的则是晋元帝后妃荀氏。

荀氏是东晋第二个皇帝晋明帝司马绍的生母。

渠雨桐则认为,荀氏祔葬建平陵的证据和史料还不充足。

北园东晋大墓第三位墓主身份的确认,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本次论坛上,青年学者们还就南京张府仓六朝家族墓、南京上坊孙吴大墓覆顶石纹饰、南昌海昏侯刘贺墓出土玉人、扬州邗江蔡庄五代墓等考古命题展开研讨。 王志高教授表示,今后“随园六朝考古学术工作坊”每年将展开多次活动,越来越多的青年考古学人会参与进来,推动六朝考古学术研究的发展。

  本报记者于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