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障碍

第一四四章:防空炮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4189人围观
简介 他现在的战弓只有五百磅,换成公斤,也就大约为225公斤。 以他现在双臂600公斤的力量,实在太轻了,威力也太小了。 以前陈守义倒无所谓。 虽然河东市偶有异世界生物入侵,但大体

第一四四章:防空炮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他现在的战弓只有五百磅,换成公斤,也就大约为225公斤。

以他现在双臂600公斤的力量,实在太轻了,威力也太小了。 以前陈守义倒无所谓。

虽然河东市偶有异世界生物入侵,但大体上还是保持和平。 这两月来的下城区,总共就发生了两起异世界生物入侵事件,死伤总数不超过一百人,这对于人口近百万,每年正常死亡人数都将近五千的下城区而言,只是占据了一小部分。 然而如今第二次的异变的来临,随着火药武器的威力猛地下降一大截,各地通道原本强大的防御力量立刻就变得薄弱起来。

人类和神明彼此对峙的局势很快被迅速打破,也许就在明天,也许还有数个月,但无论是一天,还是几个月,战争都已是迟早的事情。 如今的混乱只是黑暗前的黄昏,真正的危机还未真正降临。 山雨欲来风满楼,他唯一能做的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在这个即将到来的乱局中保护家人活下来。

……接下来,陈守义又抱着一丝希望,找了好几家冷兵器店,最后还是失望而回。

走到路上,他心中灵光一闪,不由暗骂自己愚蠢,为何一定要去冷兵器店买呢?他想起来两个人。

曹振华和方胜杰!前者作为万神会潜伏在河东市的成员,早已被他所杀,后者则是不知所踪,应该也已经身死,不过两人的遗物很可能还在。

陈守义心中暗暗记下。 ……回到住宅楼下,他习惯的走到电梯前。

但一看到熄灭的电子显示屏,他才反应过来,微微叹了口气。 飞快的走到五楼,他拿出钥匙,打开门:“爸,妈,我回来了。

”听到声音,陈大伟和陈母从厨房出来,陈母迫不及待问道:“怎么回来这么晚,外面怎么样了?”“还好,没怎么乱起来!”陈守义说道。 街上到处都是士兵,能乱起来才怪。

“那就好,那就好!”陈母松了口气道。 “对了,跟你说一声,先前白警官来过了!”陈大伟说道。

“有说什么事吗?”陈守义问道。

“那倒没有!”现在城市的交通已经彻底停摆,虽然不至于走路,但现在唯一的交通工具也只有自行车了,就算一旦发生什么事,再到联系到他,恐怕也已经来不及了。 陈守义转而便把这件事情抛之脑后。 他打开自己卧室的门,这时眼角看到旁边行李箱,他不由轻拍了下脑门,差点忘了,里面还有些东西没拿出来。

他连忙拉开行李箱的拉链,把装在保鲜袋里的一大包烤肉拿了出来,他解开保鲜袋闻了闻,并没什么异味,表面甚至还有些结冰的痕迹。 托最近天气寒冷的福,这袋烤肉在行李箱里,放置了两天,也没有变质。 他拎着走到厨房,陈母下意识的接过:“什么东西啊,这么沉。

”“异世界的肉,听说比较滋补。 ”“你去异世界了?”陈母敏锐的反应过来,问道。

“就在通道边缘走了走,没什么危险的。 ”陈守义解释道。 “什么没危险,出了危险就是一次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去了!”陈母警告道。

对于她儿子的话,她现在是一万个不信,不管着他点,他都能上天了。

“听到了没有?”“听道了!”陈守义心中无奈,只好应是。

他刚准备逃回房间,妹妹卧室的门开了,宋婷婷从里面走了出来。 此时她身上臃肿的羽绒服已经脱掉了,里面穿着一件贴身的绿色羊毛衫,露出凹凸有致的身材,看着陈守义惊喜道:“学长,你回来了。

”“啊,你也在啊。 ”陈守义收回打量的目光,笑着问道。 “今天没去上课,我妈叫我来你家,现在正和星月一起练剑呢。

”“那好好努力。

”陈守义说道。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炮火的声音,短促而又沉闷。 这是防空炮。 陈守义没顾得上说话,连忙走到阳台。 只见遥远处一只庞大的巨鸟,在城市上空不断的盘旋,大量的炮弹,在它身下,炸开一朵朵黑烟。

最近天气都不怎么好,头顶乌云笼罩,这个巨鸟位于云层的下方,显然高度不算太高,估计也就一千米左右,然而这些防空炮弹如今却显然根本抵达不到这种高度。

这巨鸟有恃无恐的不断的盘旋,迟迟没有离去,最后竟慢慢朝这边飞来。 “学长,这是什么?”旁边的宋婷婷一脸惊惧的问道。 陈守义没有说话,面色凝重。 他心中忽然想到很多空间通道并不都在地面,而是还位于高空,若是人类强大的军事实力还能完全发挥,这些问题自然不算太大的问题,然而现在,这些通道恐怕已经彻底不设防了。 “怎么了?”这时父母和陈星月也听到外面动静,纷纷跑了出来。 看着布置在城市各处防空炮,不断的在半空爆开,硝烟弥漫,众人看的愣愣的出神,面色沉重。 陈大伟看了一阵,故作轻松道:“没什么大事,别看了,没什么好看的。

”……吃饭的时候。

防空炮依然在响,只是已经变得若有若无,这只鸟,显然已经飞到其他地方去了。 陈母突然道:“我们的米好像还有些不够,要不再去买点。

”“家里的米,吃个半年估计都吃不完。 你就是瞎担心,国家这么储备粮,还能让我们饿死。 ”陈大伟说道。 陈母听着心中也是一松,嘴上却不饶人道:“你怎么知道,万一乱起来了呢。

”“妈,不是还有哥和我在吗,再过几年我也是武者了。

”陈星月说道,夹起一块不知什么肉,放入嘴里:“这什么肉啊,怎么这么老,咬都咬不动。 ”“你哥从异世界弄来的,听说很滋补的!”陈母说着,对宋婷婷道:“婷婷,你也别客气,多吃点,就当自己家一样。

”“谢谢阿姨!”宋婷婷连忙道。

……晚上,卧室里。 陈守义手持长剑,一剑剑缓缓使出,剑刃处,无形的利芒吞吐。

这时一股微风凭空而起,犹如灵性般撕扯纸巾盒上的一张餐巾纸,哗哗作响。

没过多久,这张纸巾就被这股微风扯出,飘飘扬扬的朝陈守义面前飞来。

下一刻,他手腕一阵模糊,无数道剑光,飞快交错,化为一片银光。 纸巾出现了微微滞空,继而就化为数十片碎屑,纷纷扬扬的洒下。 还未落地,又有一阵微风吹过,齐卷着这些碎屑,飞入垃圾桶里。 如果说,以前他的剑术,显得大开大合,威力大则大矣,精细方面却是不足,而现在完成炼肉后,这一方面的薄弱则已被彻底的补足。

ps:不好意思,今天回来时有些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