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障碍

生死簿叶无忧小颖小说在线阅读 生死簿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182人围观
简介 精彩章节试读:天,有些阴沉。 墨色的云层,压在油菜村上空。 叶无忧走在油菜村小道上,两旁是开得正欢的油菜花。 他此刻低着头,如同失了魂一般的木偶,被线牵着,慢慢的朝前移动。

生死簿叶无忧小颖小说在线阅读 生死簿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试读:天,有些阴沉。 墨色的云层,压在油菜村上空。

叶无忧走在油菜村小道上,两旁是开得正欢的油菜花。

他此刻低着头,如同失了魂一般的木偶,被线牵着,慢慢的朝前移动。

“叶无忧,不合格!”这六个字,如同被刻在了叶无忧的脑海中,怎么都散不去。 它们化作了无数柄刀,一刀一刀切割着他的心。 整整割了三天!“第三次了,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考核失败了。 难道,我天生就注定成不了降魔士…”紧握双拳,叶无忧抬头,看向了天,“摇光降魔学院规定,年满十六岁,将不能再参加‘降魔士考核’,今年,我已经十五岁了。 我连一次机会…也没有了!”“妖魔世界,如果成为不了降魔士,那么活着…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呵…”一丝苦笑,浮现叶无忧脸庞。 路边,不断有村民,和叶无忧擦肩而过。

这些村民,曾经每一个待他,都是笑脸相迎。

不过,那是在曾经,那是在父亲还没有‘病’的时候,那是在自己,表现出有希望成为降魔士的时候。 现在…呵呵,现在的他们,每一个看向叶无忧,都如同看陌生人一样。

曾经的笑脸没有了,曾经的恭维没有了。 有的,只是在背后嚼舌头…“以前还以为他很了不起,会像他爹叶夫一样,成为降魔士。 嘿…没想到啊,三次都失败了。 ”“是啊,都说龙生龙,凤生凤,看来,也不一定吗。

要不然,叶夫怎么会有他这样没用的儿子…”声音很小,叶无忧却清晰听到。 不过,这些对于他来说,这两年,已经习惯了。 慢慢的朝着村口走去,那里,有一件用木屋搭成的房子。 房子有些破旧,加上天空墨色云层压着,在风云欲来之时,那孤单的房子,显得是那般摇摇欲坠。

便是一阵微风拂过,也不免让人担忧,怕它被风刮走。 那里,便是叶无忧的家。

走到家的门口,似乎有陌生的声音从中传出。

他推门走入,看到父亲和一个冷峻的中年男子面对面坐着。 看来刚才,二人正在谈话。 “爹。

”叶无忧恭恭敬敬朝着叶夫唤道。

叶夫微微一笑,朝着他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无忧,昨日~你打的野鸡,小愁已经把它熬了,你打一碗,送你二叔家去。

”叶无忧点了点头,知道父亲和这面前的客人有话要说,这是在变相的叫他回避。 到了厨房,打了碗野鸡汤,用篮子提着,叶无忧便朝着二叔家去。

二叔家住在村中央,以前叶无忧的家就在他旁边,那个时候,叶无忧常常跑到二叔家玩。

二叔家有个女儿,叫叶颖,比叶无忧小五岁。 叶无忧经常带着她到处疯。

给二叔家送鸡汤,这习惯已经有很多年了。

反正只要叶无忧打到野鸡,叶无忧都会送一碗过去。

墨色的云层越压越低,没有多久,叶无忧来到了二叔家门口。

摇了摇头,试图把脸上这几天积郁的沮丧摇掉。 微微一笑,便要进入二叔家…可在这个时候,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响起。

“小颖,记住,以后别总跟着叶无忧到处乱疯。 ”那是他二婶的声音。 “为什么啊,娘?我喜欢跟无忧哥哥在一起玩。 ”“哼,娘的话,你也不听。

你大伯还有爹爹他们,为了他考核降魔士,付出了多少财力。 要不是如此,咱们家会这么穷?可他呢,考核了三次,都通过不了。

真是太没用了,简直就是咱们的拖累。

像他那样,活着,还不如死了!”“你跟着他一起,只不过丢你自己的脸。

”“娘,你怎么能那样说无忧哥哥…”“……”“嗡~~~”脑海当中,仿若有奔雷响彻,叶无忧之前努力做出的微笑,凝固了。

他就像一个木桩,再也抬不起前进的脚步。 “啪~”提着一碗鸡汤的篮子,从他的手里滑落,掉在了泥土上,鸡汤撒了一地。 他如同失了魂的木偶,僵硬的转身。

而后,重重的咬牙,朝着那远方奔去…“连二审,都认为我没用?认为我是拖累?”“我活着,还不如死了?”紧握着双拳,想到曾经每次提着鸡汤,二婶对自己的一脸微笑。 难道…难道那笑容,是假的?还有,还有自己考核失败后,她对自己的亲切安慰,那也是假的?今天的话,才是她真正的心里话?叶无忧可以不在意村民任何尖酸刻薄,嘲讽话语。 因为他觉得,只要世上有那么几个人还对自己好,还信任自己。

那么也就足够了。 至于其他人,怎么说,怎么看他,他都不在意。

可是现在,曾经自己以为那么信任自己的二审,居然心里是那样看待自己。 “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叶无忧脸上挂满苦涩,“在二婶的心里,我就是一个累赘,一个没有用的人。

”仰着头,眼圈已经发红。 叶无忧看着那墨色的云层,双拳,握得更紧了………油菜村,被油菜花包绕的木屋中!“叶夫啊,你的要求,可是很难办啊。 要知道,复试的名额,不比正常的考核。 可不是每个人只要交了考核金币,就能够有的。

”“是,是。 正是因为难办,这才找苑哥你帮忙。 你也知道,无忧那孩子,今年已经十五岁了,他明年可再不能参加降魔士考核了。 所以,三天后的复试,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呵呵…叶夫啊,这可不像十年钱的你啊。

十年前,怎么说你也是摇光降魔学院风流人物。 那个时候,我就算给你提鞋也不配…”“苑哥,那已经是过去的事…”说着,叶夫从怀中,拿出一个袋子,递给林苑,“这是五个金币,还希望您笑纳。 ”林苑脸色一变,这一幕,似乎让他想起了什么。

而后,愤怒拂袖,将那装有五个金币的袋子,摔在了地上。 五个金币,散落出来。 林苑桀桀一笑:“叶夫,你莫非忘了,当年你还是‘刑长老’学生之时,年纪轻轻,就已经掌管摇光大部分刑法之事。

那个时候,我弟弟犯了点错误,我也是这般求你。 你呢…铁面无私啊,也是这般,把我送去的东西,拂袖一甩。

那个时候,我就发誓,总有一天,我会洗刷当日的耻辱。 ”“哈哈…”“叶夫,你不是要我给你儿子复试的名额吗?可以啊…只要你叶夫,提着我的鞋子,在这房间走一圈,我就答应你!”一阵寂静。 良久…一个萧瑟的声音响起:“好,我提…”……木屋之外,一个少年背靠墙壁,透过木屋缝隙,看到一个萧瑟男子,提着一双臭鞋,跟在一个冷峻中年人身后。 少年的双眼,无声的淌下两行清泪。 “哗哗~~”远处,两道闪电,划过长空,仿佛将天,都撕出两条裂缝。 “轰!轰!”两道雷鸣,随之响起。 大雨,顷刻间便降落下来,油菜花的海洋,在这大雨之中,如同翻滚的浪花,奔腾摇荡。 那个少年,眼中混着清泪,奔入那大雨之中,他紧握着双拳,不停的跑,不停的跑…心脏,剧烈的喘息。 大雨,如同石块,击打在脸上。 全身都湿透了,溅起的泥水,把衣服弄脏了,可是他不管,不顾。 他只是不断的往前跑。 跑到一处没有人地方。

跑到那油菜花包裹的大雨之中。 “砰!”他重重的跪了下去。 跪在那暴风雨中。 跪在那风雨中摇摇欲坠的油菜花田里。

他仰头,有闪电从他头顶划过,划出一片光亮,似乎想把那天地,都撕碎一般。 清泪从双眼滑下,混着雨,滑入他的口里,那味道,很苦,很苦…他右手拿出一把小刀,仰着头,看着天,顶着那暴风雨,在那油菜花不堪风雨击打摇摆之下,重重的划过了左手的掌心。 殷红的鲜血,瞬间染红整个左掌…鲜血滴下,混入大雨之中。

仿佛要把整个大地,都染红一般!“啊~~~~~~~~~~~~~~~~~~~~~~”一声咆哮。 “我以我血发血誓!”“这世间,谁若待我一家人好,我将千倍百倍回报他。

”“而谁若负我一家人,那么,我将千倍万倍让他偿还!”“此誓,以我掌心之血为鉴,以我性命为鉴!!!”小说《生死簿》第2章血誓少年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