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障碍

第316章,打我男人,抽死你!

本站2019-08-11166人围观
简介 陈平心中怒火十足,整张脸阴沉了下来。 杨桂兰简直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居然又敢这么对米粒。 杨桂兰当时也慌了神,尤其是看到从门口冲进来的陈平,后者满脸寒意,令她忽的想起了那晚自己在客

第316章,打我男人,抽死你!

陈平心中怒火十足,整张脸阴沉了下来。

杨桂兰简直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居然又敢这么对米粒。

杨桂兰当时也慌了神,尤其是看到从门口冲进来的陈平,后者满脸寒意,令她忽的想起了那晚自己在客厅被打的一幕。 该死的,怎么会这么巧!杨桂兰讪讪笑道。 可是。 陈平直接冲过去,大手一挥。

扬起一巴掌就愤怒的甩在杨桂兰脸上!啪!这一巴掌可以说直接就在客厅里炸响。

吓得杨桂兰的那些老姐妹全都从沙发上跳起来,害怕的躲在一边。 她们全都懵了,不是说陈平是个窝囊废嘛,居然敢打丈母娘?其中一个巴结讨好杨桂兰的中年妇女,这会站了出来,颐指气使的指着陈平训斥道。

可是,陈平只是一个冷冷的眼神投射过去,寒声道:嚣张!狂妄!这是这些老姐妹对陈平的感觉。

一下子,一帮老姐妹群情激奋,那是指着陈平的鼻子各种谩骂。 江婉这时候已经冲了进来,抱着米粒站在一边,安慰着可爱。 同时,她很愤怒的盯着杨桂兰,呵斥道:杨桂兰也是面红耳赤,尤其是刚才陈平的一耳光,让她在老姐妹面前丢尽了脸面。

按照她的脾气,不闹翻天才怪!果不然。

杨桂兰当即撕破脸面,上去就挠着陈平,斥责道:杨桂兰当即喝骂着,她的那些老姐们看到这一幕,也跟打了鸡血似的,冲过来,开始帮着杨桂兰对陈平各种推搡辱骂。

陈平心中怒意十足,面对这帮中年妇人,他还真不敢下手,万一打伤了,那倒霉的还是自己。 中年妇女撒起泼来。 那就是无赖加流氓。 所以,他只能被动防御,不停的往后退。

五六个中年妇女,卷起袖子就开始照着陈平各种扭打,抓头发,扇臂膀,踢大腿。

江婉看到这一幕,心中肝火大旺。

正好这时候方乐乐回来了,她把米粒接给方乐乐。 而后一脸怒意的走向那一群叽叽喳喳骂个不停的中年妇女。

江婉厉声喝道。

一下子,一群中年妇女停了手,不解的望着江婉。

有人反问道。

然而。

江婉直接将陈平拽到自己身后,自己一个人卷起袖子,面对着这一帮中年妇女。 大有舌战群儒的意思。

但是!啪!江婉居然直接一巴掌朝着那个刚才反问的妇女脸上扇了过去,而后指着她鼻子呵斥道:震慑!十足的震慑!江婉这一巴掌,直接就吓得那几个中年妇女全都闭了嘴往后缩着脑袋。

桂兰姐不是说这江婉不喜欢陈平,闹着离婚的吗?现在这什么意思?忽的,江婉扭头看向另一个妇女,眼神冷冷的问道。

那中年妇女立马缩着脑袋红着脸,咕哝道:江婉直接呵斥道。 一下子,这几个中年妇女全都忙的拎起自己的包包,走兽一般蜂拥的逃出客厅。

这些人临走时,还不忘朝杨桂兰说一句客套话。

很快,客厅里就剩下面色涨红的杨桂兰。

以及陈平夫妇,还有抱着米粒上楼的方乐乐。 江婉扶着额头,看着杨桂兰,对自己老妈那是失望透顶。

江婉很无奈问道。 杨桂兰那是一肚子火气,干脆撒泼道:杨桂兰很生气。

自己的女儿居然这么袒护陈平。 她就是不喜欢陈平,就算他有些钱了,杨桂兰就是提不上喜欢。 这就像上辈子的仇人一样。

江婉真的快气哭了。 说着这话,杨桂兰就没了底气。 是呀,别墅是人家陈平买的。

江婉说道:杨桂兰嚷道。

江婉看了眼陈平,以前那是因为杨桂兰是自己妈,自己都处处让陈平忍着,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江婉知道陈平身份不简单,自己老妈还这样肆无忌惮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江婉寒声道。 江婉的一句话,彻底让杨桂兰消停了。 她很不解的望着自己女儿,这简直就是白眼狼!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女儿会和自己站在对立面。 杨桂兰咬着牙问道。

江婉摇摇头,自己老妈这次很过分,又打米粒,那是自己的女儿,她不允许别人欺负她,哪怕是她的外婆!江婉说道。

杨桂兰心里恨,但是又舍不得离开这别墅,只能恨恨的咬着牙,道:很是敷衍。 但是陈平也不想再计较。 主要是,他现在心里挺美的,自己老婆居然这么帮自己。 上了二楼,看了眼米粒,安慰了几句。 陈平拉着江婉回到主卧。

问道:江婉笑了笑,正扬起手褪去自己的套裙,那曼妙的腰肢和身材,令陈平眼里火热。 换上蕾纱睡裙的江婉。 这时候走过来,靠在陈平肩头,搂着他的腰。

陈平没说话,享受着这一刻的温柔。 陈平道。 而后两人相望一眼,彼此眼里都很火热。

亲吻。 但是没有下一步。 因为肚子里还有孩子。 杨桂兰很生气,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左思右想,而后起身走到卧室,拉开抽屉,拿出那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包,又回到厨房。

下了很大的决心,杨桂兰泡了两杯东西,给端了上去。

该死的陈平,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杨桂兰心里实在憋屈的很,以至于她彻底做了抉择。

反正不是毒药,死不了人。 再说了,陈平喝下去。

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如此想着,杨桂兰穿着拖鞋,一步一步的走到主卧房门口,轻轻的敲了敲房门,放低姿态。

和气道:杨桂兰推开房门,走进去,满脸笑意道:说着,杨桂兰将两杯养生汤搁在茶几上,一杯推到江婉跟前,一杯下了药的推到陈平跟前。 杨桂兰笑道。

江婉道。

杨桂兰应了声,慢慢的走出主卧。 这边,江婉和陈平都红着脸,陈平则是坐在沙发上假装看着杂志,刚才差点被丈母娘撞破和老婆亲热。 江婉尴尬道,起身迈着两条修长的腿走向卫生间。

陈平也是靠在沙发背上,眯着眼睛养神。

也是这会,他突然接到了乔富贵的电话。 陈平拿着手机就走出了主卧。 十几分钟后,江婉裹着浴袍,擦着头发走出了卫生间,美艳动人,肚子微微隆起。 她盘腿坐在沙发上,看了眼茶几上的养生汤,拿起本来属于陈平的那杯,就扬着白皙细嫩的脖颈,准备喝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