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障碍

第3014章 阵中阵阴阳同修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94人围观
简介 就在诸人心中对于楚易充满了感叹的情绪之中,造化池正在被楚易被楚易所挪移,只不过其上空依旧有造化池水不断的下落!造化池水本就在虚空之中下落,根本没有人知晓,那处虚空究竟是通往何处,如果只是将这里

第3014章 阵中阵阴阳同修最新章节

就在诸人心中对于楚易充满了感叹的情绪之中,造化池正在被楚易被楚易所挪移,只不过其上空依旧有造化池水不断的下落!造化池水本就在虚空之中下落,根本没有人知晓,那处虚空究竟是通往何处,如果只是将这里的池水带走的话,恐怕日后,依然还会慢慢的形成一个新的造化池,等若是楚易的行为,等于是无用功。 诸人想到这样的情况,皆是眉头一皱,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最终魔族的强者再度来到这里,这造化池水最终还是会落到对方的手中,给予魔族后辈提升天赋资质。 楚易自然清楚这一点,不过既然他出手了,自然也想清楚了怎么应对,说起来,这想法的灵感还是来源于魔族强者所布置下的这套阵法。 只要经过空间阵法传送,就可以将造化池水转移,既然如此,自己也以五行之道所形成的空间阵法,将这个池水转移不就行了!五行之道本就是构成空间的基本元素,而混沌五行更是构成,这样的话,自己也布置一个五行之道在这虚空下方的话,就如同那个魔族强者的原本设想一般,将这个池水偷走。 “前辈无须再破坏这个阵法!先帮我进入其中,我有新的想法。

”楚易想了想,不由开口说道,既然要利用这个空间之道的阵法,拿来做障眼法,自然将其破坏掉,其等于是一层掩护,除非是精于空间之道的人,恐怕才能够意识到,自己所布置的五行之道,化作一个新的空间之道的传输阵法,将这里的造化池水,源源不绝的传送到自己的内世界之中!熊大微微一点头,他的任务是保护楚易,自然不会让他有丝毫闪失,寒风之道带着一股寒意,裹在楚易的四周,如同形成一道风墙,楚易的身形一闪,直接钻入这个空间之道的阵法之中,有着这个寒风之道的感悟者在身旁,楚易自然不用担心,这个阵法会伤害到自己,更何况,自己如今的肉身何等强悍,就算是真的失去了这个寒风之道的保护,楚易自信,这个没有人主持的空间之道阵法,对于他的伤害也必然极为有限。 诸人皆是微微一怔,有些不明白楚易的想法,不过以楚易的智谋,对方必然是想到了什么,才会说出这番话来,所以诸人也是不疑有他。

楚易会做这种打算,其实心中也是认为,那名前来布置阵法的魔族皇级强者,不太可能会再度前来,而且对方恐怕是魔族精于阵法之道的前辈,而并非了解空间之道的人,这样的人,就算是接到消息,发现并没有造化池水传送回去,前来查看,恐怕也无法发现自己这与周围相互交融在一起,根本看不出端倪的五行之道所形成的阵法,而只会是认为这个虚空,不在流出造化池水。 而下方的造化池水的消失,恐怕也只会与这虚空不再流出造化池水而关联到一起,甚至是原本这个空间之道的阵法,恐怕也会被联系到一起!世间之事,自然少不了有人自作聪明的有着某些判断,特别是对于某些东西特别有信心的时候,比如眼前的这个魔族的空间之道的阵法,魔族一方绝对不会认为其有问题,他们必然认为没有人能够去破坏的掉,同样,他们也不会认为会有空间之道顶尖强者出现,毕竟这样的强者,仙界近乎于没有,那么他们自然会分析出自己所认为的结论。 魔族绝对不会想到,有人会在他们的阵法之上,再度布置一个空间之道的阵法,因为这种事情,说出去,绝对是让他们无法接受和相信的,所以他们一定会自行脑补一个自己觉得正确的答案。 连山城,乃是人族在裂缝空间内的一座大城市,其处于裂缝空间内最为完整的地域,裂缝空间乃是许多空间的碎片聚集在一起,形成的一个较为新型的空间,但是其运行方式,还是属于原本各自空间的那般,并没有因为原本空间碎片,而受到影响。

而这种相对完整的地域,其实就是属于原本那个空间破碎没有那么严重,很大部分得到保留,所以人族当初选择了在此地筑城。 连山城,依山而建,连绵不绝,这处山脉本就有千里之大,当初打算在此地建城的人族修者,也是耗费了极大的心力,在后来的几千年里,人族不断的运送资源,打算将此地打造成人族在裂缝空间内最大的据点,如此反复几千年下来,原本的山脉依旧存在,但是连山城从原本的依山而建,到最后,变成了符合其名字的连山城。 整座千里绵延的山脉,成为了一座城,一座属于人族的城市。

作为人族在裂缝空间内最大的城市,这里经过了几千年的布局建造,宛若是铜墙铁壁,拥有极为强悍的阵法,以及无数强者坐镇,即便是妖族对于此城,也是想都不敢想,即便是他们经常在这里攻打人族的城市,但是此城,在其余人族城市的拱卫中心,想要攻打,基本上是属于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因为这里山中有城,城中有山的缘故,在连山城这千里山脉之中,有一处极为寻常的山谷,这里有着一座普通草庐,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正在种花,那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颇有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

突然这个老者脸色微微发生变化,在一瞬间,一股凌冽的气息从他的身体上爆发出来,原本的闲散意境,在瞬间粉碎,在这一刻,那种花老者,如同一个百战悍将,目光紧紧的盯着西南方的天空。

几乎是在下一刻,这个老者的身形一闪而没,消失在原地,连带的,还有他那种花的小锄。

西南方的天空上,老者的身影漂浮在半空之上,他的声音如同惊雷在周围飘荡,“究竟是何方神圣前来我人族连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