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障碍

谁给了海瑞的胆子用酷烈手段打击地方豪族? – 半山散文吧

本站2019-07-1087人围观
简介 南京城里的当地人听说海青天来了,吓得把自家大门的红色涂成黑色的。 这是为什么呢过去住宅跟我们现代人是不大一样的,现在只要有钱住什么样的房子都没人管你。 过去就没有这么自由了,这

谁给了海瑞的胆子用酷烈手段打击地方豪族? – 半山散文吧

  南京城里的当地人听说海青天来了,吓得把自家大门的红色涂成黑色的。 这是为什么呢过去住宅跟我们现代人是不大一样的,现在只要有钱住什么样的房子都没人管你。

过去就没有这么自由了,这住宅是分等级的,只有那些豪门望族的人,才有资格拥有朱漆大门,平民老百姓只能用黑漆大门。

 好端端的大门为什么会改成黑色,就是因为海瑞驾临,这些豪门望族怕被海瑞查出问题来,所以就把自家的大门给涂黑了。

这就等于告诉海瑞,自己只是普通的小老百姓,你的眼睛就不要盯着我了。 这些人自愿降低身份,就是为了躲开御史海瑞的注意,逃避检查。

  海瑞在江南之地对官场的奢侈做了种种限制,颁布了一份《督抚条约》。 这个条约可谓事无巨细,就连各地方官员参见巡抚时应该穿什么服饰,招待巡抚应该采用什么标准,巡抚临时的住宅应该如何装修都做了详细规定。 他要求物价高的地方,在招待巡抚的时候,只准花银三钱;物价低的地方只准花银二钱,菜肴只能三菜一酒,严禁海吃海喝。

甚至还规定公务用纸,不许用高价厚纸,只能用低价草纸等。

一句话说到底,能省则省。

  海瑞的清廉到了让同僚们无法忍受的地步,他平日里自己放着八抬大轿不坐,偏要骑个毛驴去上班。

他这样的省部级高官都不坐轿子,其他官员谁还敢坐应天府那些当差的“属吏惮其威,墨者自免去”。 这就是说,海瑞清官的权威是树立起来了,可没有人愿意再替他干活儿了。

有人以此来推断,海瑞不像是一个官员,更像是堂吉诃德式的精神斗士。

堂吉诃德是一个人在战斗,可海瑞不是。

  谁给了海瑞这么大的胆子不是别人,正是开国皇帝朱元璋。 海瑞所效忠的大明朝,是一个过度强调道德意识形态的朝代,尤其开国皇帝朱元璋为了维护农民利益,不惜牺牲官僚利益。

他通过酷烈的手段打击地方豪族、限制官吏伤农以及事无巨细的道德教化,将大明王朝的权力系统打造成为扁平化结构。 国家上层建筑方面,他除了动用酷烈的惩戒手段,更是通过高尚的道德标准和低水平的薪俸制向帝国官员进行道德批发。   然而事后官僚集团们发现,在这种高姿态里面其实充满了谎言。

  随着时间的推移,官员们对一个特定时代的道德指令产生了厌弃,同时夹杂着对道德专制的逆反,进而容易变成对道德本身的怀疑与不信任。 到了海瑞所生活的晚明时期,官场腐败,贪官横行,社会矛盾日趋紧张。

  即便如此,这时候左右着帝国命运的文官集团,并没有完全摒弃儒家的道德观。

从嘉靖朝的“大议礼”事件,再到万历朝群臣抗议张居正“夺情”风波,帝国的官员们可以为了一个虚无抽象的道德目标,不惜罢官流血,也要犯颜上书。

  正是在这样的政治生态中,海瑞才会挥舞着道德的大棒与富户贪官一较高下,才会敢于和皇帝公开叫板。   他把朱元璋提倡的各项原则都奉为自己的金科玉律,对自己和身边的人要求近乎苛刻的节俭。

他的道德大棒是从朱元璋手里接过来的,他和太祖皇帝都天真地认为只要官员都回到社会的道德规范中去,很多违法乱纪的行为就能避免。   比如贪污就是因为官员们道德败坏而产生,所以需要加强这个社会的道德建设。

对于制度性的腐败,历朝以来可供借鉴的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杀”,也就是从肉体上消灭贪官;另一个就是“教育”,通过苦口婆心的说服教育,来感动人转化人。 而朱元璋希望两手抓两手都硬,他除了派发道德指令,还动用了残酷的整治手段。   在权力结构中,作为皇帝的朱元璋这么做可以做得百无禁忌;而作为官员的海瑞要想将朱元璋的这些金科玉律使用到位,就可能会处处受到掣肘,还有可能会被已经变灰甚至变黑的制度反咬上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