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障碍

第1016章 惊魂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6人围观
简介 热闹而喧嚣的演唱会,终于在那个克伊族家喻户晓的明星撕心裂肺的歌声中,缓缓拉下了序幕。 兴奋的人群,在扩音设备的再三提醒下,这才意犹未尽的散开。 临时加开的“空列”,迅速地分流了人群

第1016章 惊魂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热闹而喧嚣的演唱会,终于在那个克伊族家喻户晓的明星撕心裂肺的歌声中,缓缓拉下了序幕。

兴奋的人群,在扩音设备的再三提醒下,这才意犹未尽的散开。 临时加开的“空列”,迅速地分流了人群。

而一些离的近一些的,干脆就是步行前进,一边激动地讨论着演唱会的细节,一边漫步行走。

“真是不错,不愧是天王大星,简直就是绝了。

”“谁说不是呢,如果能让我跟它亲热一次,死我都愿意。

”“说什么亲热一次,它只要能亲我一口,我马上死都值了。 ”转过街角,几个兴奋的克伊族少女不停地嚷着。 尖锐的口哨声中,一群穿着奇形怪状衣服的克伊族青年站在街角,靠着拉风的改装悬浮车不停地挥手。

“无聊。 ”“幼稚。

”“讨厌。 ”几个克伊族少女翻了个白眼。

“时间还早,要不我们去看斗战吧,我知道哪里有更刺激的,这个区十二号街新开了一家地下斗战场,听说不仅有人兽斗,还有人和兽那个呢……”一个克伊族少女出了个主意。

“你说的是什么呢?”另外一个克伊族少女故意问道。 “这还要问,你就给我装吧。

”那个克伊族少女鄙视地看着它。

“你的口味还真独特,那有什么好看的。

”“刺激啊,你看一次就知道了”说到这里,那个克伊族少女的声音压低了几分。 片刻,嘻嘻哈哈的笑声响起,几个本身有几分姿色打扮也很新潮的少女,笑的直是花枝乱颤。 这一下子,不远处几个克伊族少年看直眼了。 打了个眼色,它们干脆离开街边墙角,朝几个克伊族少女走了过来。

老套的搭讪,无聊的调戏。 当其中一个穿着打扮都很时尚前卫的克伊族青年拿出一个闪烁着粉色光芒的针剂时,还有些矜持的几个克伊族少女眼睛顿时亮了。 “迷幻天堂”,克伊族如今最流行的毒品。 先不说它带给克伊族如梦如幻的体验,光是负作用最小这一点,就引发了不少克伊族人痴迷的追捧。

有价无市,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迷幻天堂”在市面上流通的很少。 “走吧,去我朋友那里,今天有节目的。 ”克伊族青年见几个少女瞪大的眼睛,顿时得意起来。

“走吧,就在那里,不远。 ”他指了指街边的小巷。

犹豫了一下,几个少女交换了一个眼神,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一行人,兴冲冲地走向了不远处的小巷。

看到满是涂鸦的紧闭的铁门,几个少女看向了那个青年。 给了它们一个自信的笑容,青年走到门前,伸手在门铃上摁了摁。

满是涂鸦的铁门上端,自动监控探头对准了它。 只是青年在等了片刻,铁门自动开启的声音都没有响起。 不知哪个克伊族少女看到青年略有些尴尬的表情,不禁低声笑出了声。 青年顿时有些恼怒,伸脚就重重地踹在了铁门了。

没想到,看上去紧紧关起来的铁门,应声而开。

“什么味道?”随着一阵劲爆的音乐声一起扑面而来的,还有浓重的血腥味,好奇挤到青年身边探头探脑的克伊族少女皱起了眉头。 “呵呵,等下你看到就明白了,我保证绝对刺激,绝对足够血腥。

”青年故作神秘地说着,随即迈步走了进去。 昏暗的通道中,霓虹七彩光灯闪烁着。 沉闷而劲爆的音乐声,从通道尽头响起。

鼻间浓重的血腥味刺激着,感觉到身后的少女略有些紧张地靠着自己,感觉她丰腴的身躯,青年就激动了起来。 它或者跟在它身后更多的克伊族人,它们都没有注意到,就在它们的头顶,一只已经完成了蜕皮进化的异形,正倒悬在天花板上。

爪心吸盘似的器官牢牢抓住天花板,那只信使异形嘴唇微微震颤着。 粘连着血水的涎水,从它的唇边滴下,无声地落了下去。 只觉自己的头顶一凉,一个克伊族少女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只是在它抬头的瞬间,那只信使异形已经钻进了旁边的通风管道当中,消失不见。 奇怪地看了看头顶,跟在其它人身后,那个克伊族少女只觉仿佛有无数眼睛看着自己。

打了个激灵,心头直发毛的少女忍不住转过了身。 却就在回头的刹那,克伊族少女看到了让它险些崩溃的一幕。 通道的天顶拐角处,一只丑陋狰狞的怪物正悄悄探出了头。

就在它回头的瞬间,那只怪物狭长的尾骨探了出来,正圈起了她身后的那个克伊族青年。

极端的恐惧,让这个克伊族少女的头皮一阵发炸。 瞬间失禁的它,还不及发出一声尖叫,就被它丑陋而恐怖的怪物伸过来的尖爪攥住了脖颈。

尾骨圈起瘦弱的克伊族青年,右爪攥住克伊族少女的脖颈。 两个不足一米五的克伊族人,被那只信使异形轻易地掳住,很快就消失在了昏暗的天顶拐角。

而这一切,走在两个克伊族人面前的其它人,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它们压根不知道自己进来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进来才走了十几米远,就有两个同伴诡异地消失了。

“期待吧,你们马上就会看到自己永生都不会忘记的一幕。

”走在最前面的克伊族青年,兴奋地说道。 他的脑海中,已经恶补出了通道尽头没有关严的门中,那些白嫩嫩的人类少女和强壮的雌性鳄人,光着身躯拿着简陋原始的武器,在“斗兽笼”中惨烈而血腥地厮杀着。 伸手推开冰冷的铁门,突然反应过来为什么只有劲爆的音乐却没有兴奋激动的嘶叫声,青年就觉自己的脚下一滑,控制不住摔倒了下去。 直想破口大骂,青年还不及挣扎起身,就觉自己的手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 借着大厅闪烁不已的七彩霓虹灯光,看那个青年看清楚自己手抓着的,俨然是一个被掀飞了半边脸颊的颅骨,自己的手指都已经捅进了那颅骨的眼窝当中。 刹那间,从青年喉咙中挤出来的尖叫声,甚至将大厅中劲爆的音乐声都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