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障碍

《杂诗》沈佺期唐诗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本站2019-07-12146人围观
简介 作品简介《杂诗》由沈佺期创作。 这是一首反战诗,是沈佺期的传世名作。 这首诗极写闺中少妇与塞上征人的两地相忆,通过写闺中怨情揭露了战争给人民生活带来的痛苦,表达了诗人对人民的关切和

《杂诗》沈佺期唐诗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作品简介《杂诗》由沈佺期创作。

这是一首反战诗,是沈佺期的传世名作。 这首诗极写闺中少妇与塞上征人的两地相忆,通过写闺中怨情揭露了战争给人民生活带来的痛苦,表达了诗人对人民的关切和同情。 起句先说卫戌黄龙冈边土,年年不休。 接着写一对情人各自东西,同披月光:闺中营中,清辉共照,柔情相忆,彼此黯然伤神。

共同的愿望是有个名将能率领军队,一举破敌,结束战争,使天下亲人团聚。

全诗抒发厌恶战争,渴望和平的心绪。

作品原文杂诗闻道黄龙戍(shù),频年不解兵①。 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 少妇今春意,良人昨夜情②。 谁能将旗鼓,一为取龙城③。 注释翻译①闻道:听说。 黄龙戍:即黄龙,在今辽宁开原县西北,为唐时边防要地,常戎兵于此。 频年:连年。

解兵:罢兵,撤兵。 ②今春:今年,实指年年,与“频年”照应。

良人:古代妻子对丈夫的称呼。

昨夜:实指夜夜。

③将:率领。

旗鼓:旗和鼓,军中表示号令之务。 这里指代军队。

龙城:匈奴祭天之处,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 作品翻译早就听说黄龙城有战争,连续多年不见双方撤兵。 可怜闺中寂寞独自看月,她们思念之心长在汉营。 今晚上少妇的相思情意,正是昨夜征夫想家之情。

何时高举战旗擂鼓进军,但愿一鼓作气取龙城。 作品解读这首反战诗,是沈佺期的传世名作。 诗通过写闺中怨情揭露了战争给人民生活带来的痛苦,表达了诗人对人民的关切和同情。

此诗构思奇巧,尤其是中间写闺中少妇和征人相互思念的两联。

“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以月为媒介写每当月夜,两地亲人都相互怀念,共看明月遥寄相思之情。

“少妇今春意”、“良人昨夜情”,在战争年代,千千万万亲人分离,都是日思梦想。

末句突出表达了征夫和思妇的心愿:希望有良将带兵,一举克敌,使家人早日团聚,使人民过上和平、宁静的生活。

作品鉴赏这是沈佺期的传世名作之一。 诗人类似“无题”的《杂诗》共有三首,都写闺中怨情,流露出明显的反战情绪。

这一首诗除了怨恨“频年不解兵”外,还希望有良将早日结束战事,是思想上较为积极的一首,艺术上也颇具特色。 首联叙事,交代背景:黄龙戍一带,常年战事不断,至今没有止息。 一种强烈的怨战之情溢于字里行间。

颔联抒情,借月抒怀,说今夜闺中和宫中同在这一轮明月的照耀下,有多少对征夫思妇两地对月相思。

在征夫眼里,这个昔日和妻子在闺中共同赏玩的明月,不断地到营里照着他,好像怀着无限深情;而在闺中思妇眼里,似乎这眼前明月,再不如往昔美好,因为那象征着昔日夫妻美好生活的圆月,早已离开深闺,随着良人远去汉家营了。 这一联明明是写情,却偏要处处说月;字字是写月,却又笔笔见人。

短短十个字,内涵极为丰富,既写出了夫妇分离的现在,也触及到了夫妇团聚的过去;既轮廓鲜明地画出了异地同视一轮明月的一幅月下相思图,也使人联想起夫妇相处时的月下双照的动人景象。

通过暗寓着对比的画面,诗人不露声色地写出闺中人和征夫相互思念的绵邈深情。

抒写至此,诗人意犹未尽,颈联又以含蓄有致的笔法进一步补足诗意。 “春”而又“今”,“夜”而又“昨”,分别写出少妇“意”和良人“情”,其妙无比。

四季之中最撩人情思的无过于春,而今春的大好光阴虚度,少妇怎不倍觉惆怅!万籁无声的长夜最为牵愁惹恨,那昨夜夫妻惜别的情景,仿佛此刻仍在征夫面前浮现。

“今春意”与“昨夜情”互文对举,共同形容“少妇”与“良人”。

联系前面的“频年”、“长在”,可知所谓“今春”、“昨夜”只是举例式的写法。 在“频年不解兵”的年代里,长期分离的夫妇又何止千千万万,他们是春春如此思念,夜夜这般伤怀啊!这一联说闺中少妇和营中良人的相思。 双方的离情别意之中包含着一个共同的心愿,这就是末联所写的:“谁能将旗鼓,一为取龙城。

”“将”是带领的意思。

古代军队以旗鼓为号令,这里的“旗鼓”指代军队。 希望有良将带兵,一举克敌,使家人早日团聚,人民安居乐业。

这里写透夫妇别离的痛苦以后,自然生出的一层意思,揭示出诗的主旨,感慨深沉。

这首诗构思新颖精巧,特别是中间四句,在“情”、“意”二字上着力,翻出新意,更为前人所未道。 诗中所抒之情与所传之意彼此关联,由情生意,由意足情,势若转圜,极为自然。

从文气上看,一二联都是十字句,自然浑成,一气贯通,语势较和缓;第三联是对偶工巧的两个短句,有如急管繁弦,显得气势促迫;末联采用散行的句子,文气重新变得和缓起来。 全诗以问句作结,越发显得言短意长,含蕴不尽。 英汉对照杂诗沈佺期闻道黄龙戍,频年不解兵。

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 少妇今春意,良人昨夜情。

谁能将旗鼓,一为取龙城。 LINESShenQuanqiAgainsttheCityoftheYellowDragonOurtroopsweresentlongyearsago,AndgirlsherewatchthesamemelancholymoonThatlightsourChinesewarriors--Andyoungwivesdreamadreamofspring,Thatlastnighttheirheroichusbands,Inagreatattack,withflagsanddrums,CapturedtheCityoftheYellowDragon.作者简介沈佺期(656?—714),字云卿,相州内黄(今河南内黄县)人,高宗上元二年(675)举进士,为协律郎,后历任通事舍人、给事中、考功郎。

流放归,为起居郎兼修文馆直学士,后升任中书舍人,太子少詹事。

是继“四杰”之后的著名诗人,与宋之问齐名,号称沈宋,被誉为律诗的奠基人之一。 沈佺期是高宗和武后时期的宫廷诗人,以写应制诗而闻名的。 他的《龙池篇》极负盛名,为玄宗享龙池乐章之三。

但这些应制诗多为歌颂皇帝点缀升平之作。 神龙初(705),在一次宫廷政变中,张易之兄弟被杀,沈佺期被牵连流放州崇山(今广西崇左县),后又迁台州录事参军。 郑振铎先生曾评说:“沈宋之诗,至流徙后而尤工。 佺期在州诸作,象《三日独坐州思忆游》、《州廨宅移住山间水亭》、《赦到不得归题江上石》、《答魑魅代书寄家人》诸篇,皆出之以五言排律,而于沉痛郁结之中,不失其流丽疏放之体。

《答魑魅》一篇,长至十二韵以上,尤为当时罕有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