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障碍

1001次热吻:傅先生,休想逃傅时珩孟晚 傅时珩孟晚小说阅读

本站2019-07-08183人围观
简介 精彩章节试读:孟晚悄咪*咪地走到了他的身后。 近距离看着他,才发现他的身体真的格外的挺拔,挺直如松,这样顶天立地的男人,真的让人着迷。 眼中迷离一闪而过,孟晚笑吟吟地开了口。

1001次热吻:傅先生,休想逃傅时珩孟晚 傅时珩孟晚小说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孟晚悄咪*咪地走到了他的身后。

近距离看着他,才发现他的身体真的格外的挺拔,挺直如松,这样顶天立地的男人,真的让人着迷。 眼中迷离一闪而过,孟晚笑吟吟地开了口。 话说的一点不纠结,半分没有犹豫,却刻意停顿了一下。

“那我想要,嫁给你。 ”傅时珩大手一颤,攸地转身。

铺天盖地的冷气,他的声音也硬邦邦的。 “你真敢想!”这一转过身,就看到她今天的穿着打扮。

精致好看的柳眉弯弯,漂亮的大眼睛水光潋滟,笑起来漾起一抹春情,温润柔软的红唇泛着光泽。 披肩发,头发微卷,染了些许的红色,置于一侧。 只是最惹他注意的,是她穿着。 紫貂皮草,落肩袖,里面只穿了一件圆领加绒内搭长裙,脚踩着小皮靴,那露出来的一截小腿是光溜溜的。 拧眉,不悦,却也不言不语。

孟晚早就料到他的反应,小脸上依然带着灿烂明媚的笑,脸皮厚的,堪比城墙。 娇嗔着,撒娇。 “好嘛好嘛,人家也只是想想,不敢高攀傅先生,不过……”傅时珩平静的内心随着她的话而起了波动,不受控制。

尤其她那张张合合的柔软的小嘴,总让他想起那一夜,他亲着,吻着,啃着……甜美的,让他刚硬的心一软再软。

他不动声色地撇开眼眸,已经忘记抽的香烟,在他指尖旭旭燃烧,明明灭灭。

“不过傅先生,你不娶人家,就养人家一段日子嘛,人家最近无处可归,你不也养人家,人家都要活不下去了。 ”傅时珩眉头拧紧,看上去是真的受不了了,冷然地开了口。

“说我。 ”这次,孟晚秒懂。

“好嘛好嘛,我!”说着,她竟然还动手动脚起来,纤细**、根根分明的小手一伸出去就扯住了他的皮带。 眼眸眨了眨,从头到脚都带着勾引。

“现在天这么冷,我给你暖被窝。

”傅时珩蓦然扼住了她纤细的手腕,肌肤如上好的暖玉,温热,细腻。 然,他的眼眸中充斥着冷漠,不屑以及……厌恶。 他将她的手拿掉,甩开。

“你知不知道羞耻?”那夹杂着无尽的厌弃,不用说,是真的对她讨厌至极。 孟晚的心,蓦然痛了下。

她扯了扯唇,将嘴角的苦涩压下,灵动的眼眸,无辜地看着他。 “傅先生,我们该做的都做了,现在说羞耻,是不是也太晚了?”傅时珩拇指压着指尖的烟,凌冽的视线越加的阴沉,冷冽如冰。

“所以你会到处跟人说,怀了我的孩子,嗯?”他偏过头,深沉的眸色漆黑摄人,坚毅的下颌,曲线硬实干脆。 孟晚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浓密而卷翘,完美地遮住了她眼里的思绪。 再睁大眼睛,又是一个堪比城墙铁皮,刀枪不入的小妖精。

“开玩笑你也当真,傅先生,你一点也不大气噢,放心放心,人家……我,我懂规矩,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她那**的小手不自觉地就想拍他的胸口,被他挥开了。 “规矩?”他口中咀嚼着这两个字,冷冽的瞳眸深沉如潭,一眼望不到边。

什么规矩,潜规则的规矩吗?呵……不自觉地又把那快要燃尽的香烟咬在嘴角,傅时珩没有留任何情面,冷的如同冰渣子的话,刺穿了她的心脏。

“看来你深谙此道,可惜,我嫌……”脏。 最后一个字没有吐出去,可惜孟晚已经懂了。 她精致红润的小脸,第一次在他眼皮子底下没有绷住,白了白。

“这是最后一次,有什么要求告诉我的助理,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出去。 ”孟晚以前总觉得,他生气的样子更好看。 所以时不时的撩拨他几句,就想惹他生气,发火。 其实,孟晚想要的不过是他清冷的神色不再,气也好,怒也行,他有回应就好。 只是现在,明显他的攻击力更强了,强的只那么一句话,就击倒了她。 让她,溃不成军。 她脸上的笑意再也挂不住了,神色复杂难当。 小嘴里总算吐出一句正常的话,没有掩饰什么,也没有她刻意的虚伪和做作。

“你真狠心。 ”回应她的,还是傅时珩的冷冽森冷,冰冷刺骨。

他再次重复道:“出去。

”孟晚被赶了出去。 她不走,傅时珩就按了内线。 叫来刚才带她进来的,一如他一般不通人情的莫楚,把她拉扯了出去。

像垃圾一样,丢了出去。

她犹记得,莫楚将她推出电梯之后,对着前台小姐姐冰冷地吩咐的那句话。

“以后不要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都放进来。 ”不三不四?孟晚精致漂亮的脸蛋儿,扭曲了。

拉了拉身上被扯乱的皮草,努力保持着她的淡然。

在前台小姐姐瞠目结舌的目光中冲她说再会,优雅地走出了帝国大厦。

即使狼狈,也依然保持着自己的风度。 孟晚人一出去,身上那带着的烟味被冷风一吹,终于散尽了。

只是没有了暖气,她柔弱的小身板再次冷的不行。

“晚姐,你终于出来了。 ”这里不让停车,她把车停的离大厦门口有段距离。 因为害怕错过孟晚,小助理曼曼停了车之后,就一直等在这里。 忘记戴手套,还忘记戴口罩,更忘记围围巾,就这样在露天地里冻着。 她跺着脚,搓着手,朝自己手上哈着气,可即使这样,依然冻的小脸发紫。 好不容易等到孟晚出来,她高兴的不行。

“晚姐,我们回家吧?”没有问她事情怎么样,没有问她怎么这么快出来了。

孟晚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小助理这么贴心。

她见她穿的薄,脱下自己身上的羽绒服,就想给她穿上,身上只剩下一件保暖内衣。

孟晚推开她的手,朝她看了一眼,“冷吗?”“冷。

”曼曼狠狠地点头,声音在打颤。 零下好几度,能不冷吗?孟晚面无表情,冷冷的话从她那精致小巧的嘴里吐了出去,“活该。

”冷的声音都在发抖的曼曼:“……”孟晚柔软的小手将她的皮草系上,没有再只为了好看敞着怀。

系好,这才重新看向她,慢条斯理地开口。

“自己穿上,皮草加羽绒服,难看死了。

”这么冷的天,穿的这么薄,她清冷的声音依然平稳。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