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障碍

第二八一章:水库(二)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4174人围观
简介 皮划艇渐渐驶离湖岸,朝湖中央驶去。 几人不时的取回一管水样,塞上瓶塞,装到取样盒。 水库很大,源头和出口又被堵住,这里几乎已经是一潭死水,几乎很少流动,每个区域的水质情况都不一样,

第二八一章:水库(二)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皮划艇渐渐驶离湖岸,朝湖中央驶去。 几人不时的取回一管水样,塞上瓶塞,装到取样盒。 水库很大,源头和出口又被堵住,这里几乎已经是一潭死水,几乎很少流动,每个区域的水质情况都不一样,必须进行分层分区域取样。 取样工作,枯燥而无聊。

一个工作人员,忽然聊起的一个话题道:“你们知道昨天死了多少人吗?”“多少?”“我早上看了一眼站里的统计数据,三千六百多人!”“嘶!这么多?”虽然他们每天看到的尸体,多的已经让人麻木,但一听到这个数字,依然感觉脊背发凉。 “其实昨天更多,听说都超过四千,不过这已经最高峰了,过几天应该就能迅速降下来了,现在附近的土壤在撒上石灰后,已经很少能检测到寄生虫了。

”组长也加入话题道。

“那倒是,死亡的都是先前就已经被寄生的人。

”就在众人聊天时,谁也没注意到,不远处水面的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一个模糊而又庞大的阴影一闪而过。 ……第二天早,陈守义醒来,查看了下属性面板。

发现属性总算有了变化,力量提升了01,达到了161点。

在地球待了将近九天,总共也就提升了这么01。

太慢了!反而意志不受影响,又提升了02点。

他用力的握了握手,空气发出一声轻微的爆鸣,头发都被吹得飞扬。

突然他眉头一皱,脑海一副画面一闪而过。

虽然画面一闪即逝,他根本看不清什么内容。 心中却知道,这是那些蛮人又在祭祀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饱了撑得,这些蛮人祭祀相当频繁,每隔十几天就要搞上一次,信仰似乎也变得越来越虔诚,如今就算是在地球,有时候也能略微有所感应。 他转而不在理会,去卫生间刷牙洗漱。

走下楼,吃完早饭,和父母招呼一声就走出门。

这几天都待在家里,身体都快要发霉了,他准备去外面活动一下身体。 然而才走出门,路上就不巧碰到了白晓玲。 “陈总顾,有任务了。

”他脚步一停:“什么事?”能让亲自他这个武师动手的任务,没有一个是简单。 没等白晓玲开口,他又道:“等会再给我说吧,我去准备一下。

”……“怎么又回来了。

”陈母见他又跑回家,奇怪的问道。

“有个小任务要去帮忙处理一下,中午应该就不来吃饭了。

”陈守义走向楼梯,口中轻描淡写的说道。 “要去哪里啊,危不危险!”陈母虽然已经习惯他时不时的出去一趟,但还是有些担忧道。 “你就省点心吧,都这么大人了,还是个大武者,心里还没数,难道有危险就不去了!”陈大伟忍不住道。

“大武者也是我儿子,我关心怎么了,关你什么事,想要吵架是吧!”陈母瞪了他一眼。 陈大伟肚子的肥肉颤了颤:“跟你说不通,我去洗碗了。

”趁着两老拌嘴,陈守义连忙走上楼梯,换了身运动服,拿起弓包和剑就走下楼梯。 “小心点!”陈母道。

“知道了,妈,放心吧!”陈守义说着走出门,打开车库,从里面推出自行车。 白晓玲很自然坐了上去,又很自然的搂住陈守义的腰。 虽然搂着男神结实强健的腹肌,让她一瞬间有些心驰神迷,但还是干练的快速说道。

“广明水库那边出事了。 ”“广明水库?”陈守义打断道。

“就是这次异世界寄生虫扩散的源头!”白晓玲立刻解释道。

“继续!”陈守义点了点头说道。 “事实上水库内有个巨大的空间通道,怀疑和异世界的沼泽相连,只是被对面大气压压住了,导致湖水一直没有流逝,也没人察觉。 直到昨天几个取水样的防疫站工作人员,忽然失踪,被水库中的巨兽吞噬,才终于察觉。 军方紧急动用了一枚深水炸弹,但依然被它逃回异世界。

现在水库的水已经流逝一空,市政府准备彻底封住这个危险空间通道,又担心那巨兽再次返回,这次任务,就是驻守那边,保护那边施工安全。 ”白晓玲简单的说明了下情况。 陈守义听得眉头微皱,这次任务时间看来很长啊。

不过还是先去那边看看再说。 他一路行驶,很快就来到封锁区那边,空气浓烈的焦臭味直刺鼻腔,胃部的早饭,都开始翻滚起来,又继续行驶了一分钟,就被封锁的士兵拦住了。

白晓玲立刻下车,表明身份。 士兵检查了下证件,很快放行。

在旁边哨所换好防护服,两人继续前行。 路两旁的水稻,稻子已经发黄低垂,一些杆子已经倒伏,然而根本没人收割,任其留在地里。 附近工厂,也已经空空荡荡,一片死寂。 只有一辆辆卡车,在公路上往来穿梭,把巨量物资输送到灾区。 ……路径一个小镇,陈守义看到大量穿着防护服的士兵和医护工作人员,正在挨家挨户的检查。 住宅楼上,不少人影站在窗户前,神色麻木。

“前面就是临时医院了。 ”快穿过小镇时,白晓玲突然说道。

陈守义目光看去,这原本是镇政府,上面还挂着招牌,不过如今显然已经征用为医院了。 说是医院,事实上进入这里的人,也只能等死,只是活一天和几天的区别,对于普通人而言,一旦被寄生虫寄生,就是必死,根本无药可救。 自行车经过门口的时候,恰好有一具尸体,从里面抬出送入运尸车。

许是已经见多了这种类似惨状,陈守义心中并没多少波澜。

十几分钟后,广明水库已经遥遥在望。 陈守义看到水库高高的堤岸上,站满了身穿防护服的士兵,其中好几个拿着喷火器,正不停的对水库底下喷火。 他把自行车停好,走到这里临时的营地。

经过白晓玲介绍,陈守义这里驻守的团长握了握手。 “您好您好,陈总顾,我叫高远山,您能过来我就放心了,这次实在麻烦您了。 关于您的住处我已经安排好了,我这就叫人带您过去看看。

”高远山很是客气道。

“高团长,现在也不急于一时,我先上去看看情况。 ”“陈总顾果然爽快,行!”高远山对站在旁边的年轻通讯员说道:“小张,你陪着陈总顾到处看看。 ”“是,首长!”通讯员大声道。 三人走到堤岸,陈守义不由脸色凝重,这个水库太大了,占据方圆数平方公里,深度二十几米,如今水位已经见底,只剩下浅浅的一层黑水。

大量奇形怪状的异世界生物,正在黑水中活动。 陈守义甚至在远处看到一头形似鳄鱼或者壁虎,体长却长达五六米的庞然大物,在喷火器的火焰的灼烧下,在水上飞快狼奔豕突,发出尖锐的惨嚎,踏的水花如爆炸般炸开,好几次它想要冲向堤岸,又被喷火器逼了回去。

“你也来了。

”这时秦柳源快步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大群武者。 “恩,被叫过来了。

”陈守义回来神来说道。 他看了一眼发现武者竟来了二十几个之多,很多感觉都有些面生,应该是最近才新晋的武者。 “秦大哥,这位帅哥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性武者美目大胆的看着陈守义,向秦柳源问道。 秦柳源面色一愣,笑了笑,对身后武者说道:“一些人可能不认识这位,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省安全总顾问陈守义,江南省唯二的武师级强者。

”“嘶!”所有人闻言顿时倒吸了口冷气,面色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