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障碍

古穿今之影帝心尖宠贺景州,裘靖禾 赏析写法

本站2019-07-07174人围观
简介 《古穿今之影帝心尖宠》主角贺景州,裘靖禾,是青一一最新完结的穿越小说,贺景州,裘靖禾小说讲述了将军之女因为对皇帝的憎恨魂穿到了现代,却不曾想那个一心想要她站在最顶端的男人和皇帝的长相一模一样。

古穿今之影帝心尖宠贺景州,裘靖禾 赏析写法

《古穿今之影帝心尖宠》主角贺景州,裘靖禾,是青一一最新完结的穿越小说,贺景州,裘靖禾小说讲述了将军之女因为对皇帝的憎恨魂穿到了现代,却不曾想那个一心想要她站在最顶端的男人和皇帝的长相一模一样。

她恐惧,怨恨,却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副皮囊里面的灵魂。

一个小虾米经由影帝之手,从十八线逆袭成为超一线影后,且看这个不同于其他人的女子怎么收服娱乐圈!精彩章节禾苗被吓了一跳,盯着电视中的那人:“哦,你说裘导啊,他导演的电影最近得了最佳导演奖,这应该是颁奖仪式结束了。 ”裘靖禾抿着唇,看着电视上出现的字,裘君泽,和她家二哥的名字一模一样,连模样也十分相似,难道她二哥也穿越了过来?穿越这个词还是裘靖禾在脑海中为数不多的剧本记忆中得来的,意识到自己就是这种状态之后,她还有些担心自己是故意霸占了别人的身体。

好在,并不是,因为……脑海中有一段很模糊的记忆,在裘靖禾来这里之前,这个身体已经死过了……“这次的威亚确实是个意外,本来今天是该换新的威亚了,结果道具组没来得及,导演又在催戏,就直接让人上去了。 ”赵生的声音将几个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这么巧合?”贺景州皱眉,俊美的模样看起来愈发有龙之子的架势,那模样让裘靖禾的戒备更多了一些。 “嗯。

”赵生的肯定让裘靖禾想起来韩岩岩盯着自己的眼神。 她当时只当那种恐惧是因为她的眼神太过犀利,没办法,看到狗皇帝就站在那里,还穿着人模人样的白色长衫,她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贺景州和裘靖禾眼神撞上,正准备说什么,病房的门被敲响,导演带着副导演还有其他人走了进来。

“小禾,你没事吧?”“……”裘靖禾看着导演那谄媚的模样,眉头紧锁,不知道该接什么,她不想说话自己没事。

其实是不想承认后知后觉自己丢脸的事情。

掉在房顶上还被吓晕了这种事情她才不会承认!导演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到最后才说了来的目的:“这次的事情……能不能让小禾通融一下?剧组会给补偿的!”虽然他们即将杀青,裘靖禾的戏份也没多少,但是大神在他们剧组啊!若是被大神的粉丝们知道了,这戏还没上呢,就要被撕得不成样子了,对未来播放出去的收视率什么的并没有多少好处。 他们只怕这消息一旦散播出去了,大神的粉丝觉得剧组里这么危险,铁定会在网上闹得腥风血雨。

这种热度还是不要的好。

禾苗听到这话瞬间不乐意了:“我们小禾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若不是及时送到了医院,怕是能危及性命,就这么算了?”“不不不,有补偿有补偿!小禾说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得到!什么补偿都行!”韩岩岩听到这话不乐意,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哼了一声,才让众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不过是个女六号,给她那么大的脸?又没死……”贺景州面色冷漠的看过去,那眼神几乎能化成实质,他看了一眼赵生,而后又转到裘靖禾脸上:“你怎么想?”听到狗皇帝问她,哦不对,是贺大神问她,裘靖禾抿着唇,“什么补偿都行?”导演有些尴尬,裘靖禾若是狮子大开口,还真的不行……“我……我尽量?”“我想见……算了,就当此事没发生吧。 ”裘靖禾本来是想让他帮忙牵个线,她想去见见裘君泽,但转念一想,她和贺景州的事情还没处理好呢,要是对方还不是她二哥,只是和贺景州一样,长得很像自己的认识人……那岂不是很尴尬?导演面上闪过一丝喜意,不过还是真情实意的给裘靖禾转了钱,包括剩余的片酬也一并给了她。

裘靖禾还没摸明白手机怎么用,便让禾苗帮她弄了。 导演离开之后,韩岩岩还不乐意,似乎大神不走她也不想走,还是裘靖禾开口赶人了,贺景州才和他们一起离开。

“网上……又炸了。 ”禾苗刚坐下来,幽幽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拍摄的小视频,几乎全程录了下来,包括贺景州抱着裘靖禾……一瞬间,裘靖禾所有的资料都被扒了出来,比前几天扒的还干净。 这女人三番两次上热搜都带着大神,他们怎么能不在意!?“卧槽,这女的也太心机了吧?”“又是她!又是她!上次是搂着!这次是抱着,还是公主抱!我老公什么时候能抱着我啊!”“这女的到底谁啊?一个十八线小明星?!”“捆绑大神炒作的话,也太恶心了,找谁不好?非要找吾皇?”禾苗看到的这些言论还都是比较……温柔的了,前几天裘靖禾被骂的还没有现在惨。 她想要安慰一下裘靖禾,一转头,发现她正抱着赵生买来的豆乳盒子吃,眼睛亮晶晶的,仿佛吃到了什么神仙美味!“你怎么还有心情吃?网上都炸了!”裘靖禾抬眸看了她一眼:“和我有什么关系?”“都是……算了,你吃吧。

”禾苗转念一想,裘靖禾不知道得好,若是放在之前,估计要躲起来哭一场,这么一想,她才猛地发现,现在的裘靖禾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但是又说不出来哪儿不一样。 裘靖禾安心吃东西了,心思却还在怎么找到这个裘君泽,求证一下是不是自己哥哥。

贺景州那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等待赵生跟他说调查结果。 这次是关于裘靖禾之前的事情了,他们能够签订合约完全依靠这三个月来的了解,裘靖禾乖巧懂事,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签订合约更不能排除,贺景州对她有些好感,但是这好感一开始并不足够让他心动。

至于具体什么原因,也只有他心里知道了。

赵生将调查到的事情和他说,声音有几分颤抖:“裘靖禾在进组之前,自杀过三次。 ”手指敲击桌面的动作顿住,贺景州抬眸,眼神犀利:“理由呢?”“第一次是因为……同学的欺凌,第二次是因为公司有人排挤,第三次……就在这次进组之前,她在天台上,但是不知道是被谁带下来的,她的运气很好,没死掉。 ”赵生说的还是挑主要原因说的,裘靖禾是个孤儿这件事情别人都不知道,没有人主动问,身边陪伴的只有禾苗,连禾苗都不知道她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其他人更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