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障碍

第568章 逆转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53人围观
简介 秦墨这一剑,初始很轻柔,只带起一丝风声,比之普通人挥剑似乎还要弱。 一众强者初时不觉什么,待到剑风临体,却是莫名一寒,身体皆是僵直。 武至宗师,武者的六识都会有惊人的提升,尤其会产

第568章 逆转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秦墨这一剑,初始很轻柔,只带起一丝风声,比之普通人挥剑似乎还要弱。

一众强者初时不觉什么,待到剑风临体,却是莫名一寒,身体皆是僵直。

武至宗师,武者的六识都会有惊人的提升,尤其会产生一种玄之又玄的预判力。

这种预判力,因人而异,有强有弱,弱一点的,则是在战斗中,判断对手的招式攻向,强一点的,则能趋吉避凶,面临危险时,及时抽身跟随黑袍青年而来的一众强者,皆是宗师境的强者,预判力都不弱。

但是,当剑风袭至,他们才堪堪感到极大的恐惧!仿佛一只脚踏入鬼门关的恐惧!下一刻,众强者中预判力强的,立时止步,迅速暴退,他们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嗡!这时候,狂月地阙剑的剑身,才堪堪发光,流转出一层淡淡的光华,并不显得很锋利。 可是,这一剑落在众强者眼中,却生出避无可避的感觉。

一瞬间,除去及时暴退的数名强者,其余武者皆是维持前冲的姿势,停滞原地。 随后,一缕缕鲜血,从他们脖子上渗出,一道微不可察的剑痕出现,鲜血随之涌出。

噗通、噗通,这些强者纷纷倒地,他们脸上还保持着原先的神情,却是已经死去。 一剑封喉!这片园圃中的声音,顿时消失,静悄悄的,一双双眼睛盯着秦墨,皆如见鬼了一样。

黑袍青年瞳孔紧缩,这一剑的轨迹,他竟是看不透,难道说秦墨的修为恢复了?一瞬间,黑袍青年的心脏,重重的跳动起来,他们此行的目的,乃是趁着秦墨伤势未愈,修为十不足一,予以致命一击。

不得不说,天鬼壶的主人心思缜密,行事亦是滴水不漏。

为了暗杀秦墨,又不惊动其他势力,派出了手中最精锐的一批强者。

黑袍青年,以及一群下属,皆是宗师境的强者,暗杀重伤未愈的秦墨,应是手到擒来,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可是,一旦这少年修为尽复,那就完全是两回事了。 东烈角斗场上,秦墨与铁岩一战,万众瞩目,无数年轻武者见证了那一战的辉煌,自问远远比不上这两个同辈的怪物。 黑袍青年固然自负,面对实力尽复的秦墨,他也没有丝毫把握。

对面,秦墨长剑点地,剑身没有一丝血迹。 刚才那一剑似缓实疾,乃是将风之剑意,融入到剑势之中。

看似轻飘飘的一剑,实则胜过秦墨未突破前的任何一剑。

这种风之剑意,应是蕴含在这片园圃的土壤中,在秦墨刚才的突破过程中,自然而然融入其体内。 土壤之中,蕴含风之剑意,本来是骇人听闻的事情。

但是,这里是逐风王的宫殿,这片园圃可能就是风王建造的,其中蕴含风之剑意,就并不奇怪了。

手腕振动,长剑轻鸣,秦墨抬头,看向箭杀手,淡淡道:“多亏了你的暴血箭,让我在绝境中,又险死还生。

不仅修为尽复,还踏破先天,跻身宗师境。

你助我突破,实是感激,就让我施展全力,来回报你吧”言语之间,秦墨的语气很平静,却透着莫名的寒意。

事实上,在场所有人听到话语的内容,全身就是一片冰凉。

踏破先天!?这个在鹰隼试翼会上,与宗师境的怪物铁岩恶战,并胜出的黑发少年,竟然突破了?这种感觉,就如同众人本来是要围剿一个重伤的幼狮,却发觉这头幼狮不仅没有受伤,还踏入了成年期,向他们露出狰狞的獠牙。

“动手!”黑袍青年大吼,他知道这种时候,不能有任何迟疑。

若是秦墨真的突破了,那宗师境尚需巩固,实力必定大打折扣,这是击毙此子的唯一,也是最后的机会。

砰!黑袍青年窜出,整个人化为一道黑烟,他的指甲不断伸长,呈现一片乌墨,闪动着幽光。 其余武者则是疯狂咆哮,皆是脸上涌动黑气,身体笼罩一团黑雾,一分为三,化为一道道黑色残影,从四面八方攻向秦墨。

一时间,整片园圃鬼气森森,黑雾涌动,温度骤降,传出呼啸的厉嚎声。 这样的攻势,竟是将众人的力量链接在一起,使得这片区域的诡异气势,迅速攀升至一个可怕的程度。

轰!黑雾洞开,黑袍青年冲了出来,他的指甲长到半尺长,甲色乌黑,挥动之间,有着一张张怨魂的脸萦绕。 哐!长剑与黑色指甲碰撞,发出激荡的声音,仿佛是神兵在碰撞,却是想不到,黑袍青年的指甲硬度,竟是堪比神剑之利。 “抓住你了!”黑袍青年森然笑着,十根指甲紧紧扣着狂月地阙剑,同时,嘴巴张得大大,一团黑气涌动,迅速凝成一颗黑雾光团,蓄势待发。 如此近的距离,若是被这颗黑雾光团打中,恐怕是地武强者,也会重伤。

“好诡异的武学?这是鬼族那里演绎来的武技?”秦墨则是皱眉,握着佩剑,既没有抽扯的举动,也没有运转真焰震开十根诡异指甲的束缚。 而是运转体内的先天剑芒!一道近乎实质的剑座,在秦墨身后忽然凝成,并且这一次,他没有可以隐藏剑座的景象,清晰呈现在众人面前。 凝成这道剑座的剑形数量,竟是逼近九千之数!这样的剑形数量,让在场的众强者发出惊恐的喘息,。

不远处,一直静观其变的箭杀手,也是身躯颤抖,握紧了手中的枯木弓。 咚!一股凌厉无比的压力,从剑座上倾泄出来,如同是山岳压顶,狠狠砸在黑袍青年头顶,顿时让他长大的嘴巴,生生被砸得闭上。

就在黑袍青年嘴巴闭上的瞬间,秦墨眼中射出一道剑芒,刺入黑袍年轻嘴中。 只见黑袍青年的嘴巴,犹如癞蛤蟆鸣叫一样,腮帮子骤然鼓了起来,呈现十数倍的胀大。 随后,剧烈的爆炸声响起,黑袍青年的嘴立时就烂了,如同破布一样千疮百孔。

同时,黑袍青年的眼珠,霍然瞪大,他怎么也想不到,秦墨仅凭剑座释放的压力,就破解了他的绝杀攻势。

此时,十数道黑雾残影已是袭至,这些强者知晓是拼命时刻,千万不能退缩,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一声弦响,不远处箭杀手升空,羽毛制的斗篷展开,如同一对羽翼在扇动,托起箭杀手的身体。 那张枯木弓上,则是踏着七根蚀血箭,斗篷下的鹰眸跳动着必杀之意。

秦墨展现的可怕实力,让箭杀手确信,这个少年确是修为尽复,并且,踏破先天,晋升宗师境。 这样一个怪物少年,一旦跻身宗师境界,究竟会何等可怕,实在超乎想像。

可是,箭杀手并不慌乱,因为在执行这次暗杀前,他就考虑过这个可能。 身为一名顶级杀手,自是要将各种意外因素,都考虑其中。 “七箭杀王式!”箭杀手拉弦的手一松,七根蚀血箭而出,顿时,七道幽蓝光芒连成一片,透着无比的诡异。

半空中,这七根诡箭则是不断变化,迸发出一股妖邪的可怕杀势。

七支箭矢上,杀意疯狂弥漫,置身于这种箭势的笼罩下,仿佛连呼吸都滞涩起来。 见此情景,高矮子神情变了变,嘀咕道:“我族那个老不死的,当初好像就是中的这种箭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