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障碍

陈苟李明箐全文目录 厨神赘婿免费章节阅读

本站2019-07-09163人围观
简介 精彩章节试读:成婚的第二天,还有许许多多的繁文缛节,比如说沾一沾那些生过儿子的姨妈姑姐的福气之类。 这个过程不能戴红头盖,李明箐无法再找小雯当替身,所以她不想回来也得回来。 让小雯

陈苟李明箐全文目录 厨神赘婿免费章节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成婚的第二天,还有许许多多的繁文缛节,比如说沾一沾那些生过儿子的姨妈姑姐的福气之类。

这个过程不能戴红头盖,李明箐无法再找小雯当替身,所以她不想回来也得回来。 让小雯陪陈苟,是李明箐自己的意思,并且早就打定主意以此安抚并控制陈苟,反正男人就那个德行,喂饱了就不会闹。 可真到了那个时候,她又按捺不住,忍不住偷偷摸到了房间外偷听。

然后就听见了小雯尖叫喊疼。 “该死的厨子,真是臭不要脸!”李明箐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李明箐是修行到晚上才悄悄回到李家大宅的,她原本还不觉得饿,这一生气,五脏庙就开始造反了。 李明箐来到了厨房,看看有没有可以充饥的东西,就是冷饭剩菜也无妨。

刚进到厨房,李明箐便嗅到了空气中甜腻的气息,然后靠着香气的指引,顺利找到了陈苟留下的甜品。

婚宴最后一道菜,通常都是以甜品作结,而冰糖桂圆莲子羹,寓意甜甜蜜蜜、圆满幸福、连生贵子,很是适合婚庆喜宴,所以李明箐顺理成章地以为甜品是宴席上剩下来的,根本没往陈苟那方面想。

李明箐喝了一口糖水,清甜的滋味便渗入心扉,让她糟糕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再吃一口,软糯的桂圆口感极佳,而莲子则是入口即化,齿颊留香。 “诶,家里的厨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手艺。

”李明箐觉得奇怪,这下才惊觉,甜品竟然还带着微微的余温。

若是婚宴留下来的,这个时候绝对已经凉了!李明箐有一种被算计了的感觉,恼羞成怒的她,一气之下想要把甜品倒掉,可她这时才发觉,不知不觉间,甜品早就吃完了。

“死厨子、臭厨子,气死我了!”李明箐居然莫名其妙哭了,委屈气恼地哭了,感觉就像被陈苟欺负了一般。

可是……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啊!那个该死的厨子,凭什么本事欺负她?翌日一大清早,天才蒙蒙亮,陈苟就被李明箐从婚房中赶了出来,李明箐的理由倒是充足,要是她不提早到房间里呆着,事情恐怕就要露馅。

陈苟一直在门外候着,等到换完衣衫,李明箐便把陈苟喊回房间。

李明箐经过一番悉心打扮,特别地明艳照人,小雯却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双眼通红。

想来换衣服的时间里,李明箐已经审问过小雯,把昨晚的事情问得一清二楚。 陈苟讪笑着恭维道:“娘子可真是漂亮。 ”李明箐冷哼一声,道:“妾身一直以为夫君是老实人,殊不知夫君竟然懂得那么多下流的伎俩。 ”“为夫是厨子,根正苗红的市井之徒,难免道听途说学到一些不好的东西,为夫这就改正。

”陈苟赔着笑说道。

接下来的事情倒也顺利,陈苟与李明箐合作无间,十足一对甜甜蜜蜜的新婚小夫妻,可午宴刚过,客人都还没走完,李明箐便再也不见人影。

入赘没有回门一说,故此从第三天开始,陈苟便无事可做,过上了混吃等死的软饭生活。 岳丈大人李乾对陈苟尚算客气,岳母大人却从来不掩饰对陈苟的鄙视,至于大宅里的仆人婢女们,对陈苟做足了礼数,一口一个姑爷的叫,也不过是敷衍罢了。 唯独是经过李明箐授意,自身亦已经认命的通房丫鬟小雯,天天跟在陈苟身边,斟茶递水无微不至。 不过呢,想要再让她来暖床,那是不用想了。 陈苟颠覆儒家道统的大计,说起来很简单,不过三步而已。 首先收集几个大儒鸿儒的黑材料,令其身败名裂臭名昭著。 然后从个体个案上升到群体共性,攻击整个儒士群体。 最后从人的层次上升到道统的层次,揭露礼教之恶,让天下人知道儒家的伪善丑恶。 陈苟觉得,为墨家厨道正名,并不一定要彻底否定儒家,而世上的儒士,也并非个个是坏人,相反的,普通人甚至好人还是占大多数。

那些名震一方的大儒鸿儒,不乏情操高洁学问渊博之士,就算偶有些道貌岸然败絮其中的伪君子,想必也会掩饰得很好,要让他们身败名裂谈何容易?读书人有句话,陈苟甚为认同,所谓‘路虽远行则将至,事虽难作则必成’,做总比不做好。

闲来无事,陈苟便问小雯道:“最近有没有什么大新闻?闹得满城风雨的那种,最好与读书人有关。 ”小雯想了想,没有答话,只摇了摇头。

其实大新闻是有的,近来江宁最大的新闻,不就是李府大小姐招了赘婿么?“这样啊……那小雯认识出名的儒士么?”陈苟又问。

“婢子哪能认识什么儒士,小姐倒是应该认得一些。 ”小雯十分好奇,追问道:“姑爷好像对读书人很有兴趣,你喜欢琴棋诗画附庸风雅之类的事情么?”“喜欢,喜欢到不得了呢!”陈苟不想欠李明箐的人情,就不劳大小姐操心了,大不了自己到街上找,反正如今是士大夫的天下,读书人满大街都是,随便掉块招牌下来都能砸到好几个。

接下来一连三天,陈苟带着小雯满江宁逛,从城东菜市口逛到城西城隍庙,从城北江畔的烟花之地,逛到了城南庄严肃穆的钟山书院。 “连着几天逛了这么多地方,姑爷到底是在找谁啊?”小雯忍不住用小拳拳捶打酸痛的大腿。 陈苟不是要找谁,他找的是大新闻,一个能让读书人声名败坏的大新闻。 钟山书院够多读书人了,只是人家好好地读书修行,也没什么可以操弄的地方,操劳三天一无所获,就是陈苟也难免有些挫败感,更别说完全不知情的小雯,难怪她会有些怨言。

陈苟见小雯实在是累极了,便道:“咱们到那棵老槐树下休息一会,然后就回家吧。

”小雯松了一口气,到槐树底坐下,拿出水囊服侍姑爷喝水,殊不知陈苟竟然看着老槐树的树干,看得入了神。 老槐树的树干上,有一个用刀刻出来的图案,寻常人见了只会当成顽童弄出来的鬼画符,唯独是墨家门人能够读懂隐藏的含义。

“姑爷,姑爷,你怎么了?”小雯摇了摇陈苟的手臂。 陈苟回过神来,朝小雯笑了笑,说道:“姑爷要去拜会一位朋友,小雯你先自己回家。 ”老槐树上的符号是墨家的暗号‘矩子’,其上包含了时间、地点、事情的信息,陈苟读懂了内里含义,是有墨家门人在求救。 墨家乃是百工之祖,虽然没落式微已久,但因为门人大多都有一门手艺,谋生不成问题,故此墨家传承从不曾断绝,而是散落在市井之间,隐姓埋名,比如厨道陈氏,就是如此!陈苟与小雯分别,独自到矩子所记载的地方赴约,那是江宁城城南的一处宅院。

宅院的门口,坐着一名双腿残废的大汉,陈苟上前,沉吟道:“善无主于心者不留。 ”残疾大汉缓缓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陈苟,随即老泪纵横,接着吟道:“行莫辩于身者不立!道兄可来了!”“道兄!小弟来晚了!”陈苟拱手!展开阅读全文。